• 首页

21岁,她们选择做乡村教师

2019-02-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钟许文颖

龙卉茹

  在湖南,“爷爷奶奶教小学”的现象正逐渐走入历史。因为湖南从2006年就开始招收公费定向师范生,大批量地补充到农村的中小学,仅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就毕业了9710人,其中9082人在乡镇以下的学校。

  下面,是记者采访到的毕业于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的两个公费定向师范生的故事。入职时,她们都只有21岁。

  故事一:小树上没有硕果累累,但也在长高长大

  钟许文颖,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六年制公费定向师范生,2017年毕业,现任教于湖南资兴市兴宁镇坪石完小。

  我没想到自己被分得这么远,在此之前,我连这个地名都没有听说过。学校位于资兴市的东部山区,是上世纪80年代修东江水库时移民搬迁建的。从我在县城的家搭车过去有32公里车程,山路颠簸,单程要70分钟。

  2017年8月30日,入职第一天,联校的校长带着我们去学校报到。当时我就在心里嘀咕,学校怎么这么小,才一幢三层的教学楼,6个班23个老师235个学生。教师宿舍在我们来的前几年进行了翻修,但里面空空如也,四周都是灰尘,墙角挂满了蜘蛛网。

  我和同事们从学校仓库里翻出一些满是灰尘的床板,和两个不成套的床架,几经拼装好不容易才支起一张简易的床。不是我夸张,那摇摇晃晃的床睡上去“咯吱咯吱”地作响。我自嘲地和朋友说:“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破床。”

  要在这乡村校开心工作,首先住得要开心,我决定进行改造。教师节前发了第一个月工资,我从网上购买了一套简易的单人床架,给斑驳的书桌和用3个小板凳拼在一起的床头柜盖上桌布,墙面再贴上精心选配的背景布,用黑胶带做画框装饰几幅画,桌子上方挂一个小小的铁艺网格,种上一盆吊兰……花了不到300元,我的小屋就成了温馨的小窝了。

  我被分配教二年级语文,还当他们的班主任。我们班上40个孩子,一半以上是留守儿童。要让孩子们爱学习,首先就要让他们爱教室,爱我们的班,要有归属感。所以我一边改造自己的宿舍,一边也在改造教室。

  现成的装饰品价格贵,我就自己买材料、动手制作。我带孩子们制作了心愿树、笑脸墙、身高量表,黑板报上让孩子们用彩色粉笔画下自己的手印,在网上购买了你追我赶评比栏。教室后面还放了几块干净的地垫,孩子们可以坐在地上看书。

  有一天,我刚到教室门口就发现外面放着几十双小鞋子。怎么回事?我有些恼火,结果,孩子们说,教室太干净漂亮了,他们舍不得踩脏。

  我曾抱怨学校设施不好,抱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抱怨“抬头见蜘蛛,低头见蟑螂,间歇性停水停电,持续性夏热冬寒”,但在改造宿舍、改造教室、和孩子们相处的过程中,我的心态慢慢发生转变。

  环境一时半会儿也许改变不了,但是有些条件是自己可以创造的,要把生活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我这样鼓励自己。

  我们班之前的语文老师是学美术的,第二个学期她休产假,孩子们的语文课就变成其他几个老师轮流兼课,教学质量可想而知,我刚接手时,压力山大。

  开学第一天,我准备好报名的事宜,用微笑迎接每一个孩子和家长。可好些家长见到我后持怀疑态度:“小妹子才毕业吧,能不能吃苦哦!”“这么小的老师,干脆叫姐姐算了。”我刚开始是有些生气的,觉得家长小瞧我。但冷静下来,站在家长的角度去想问题,我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我要通过行动证明自己。

  由于是寄宿制学校,班上33个寄宿生都是周日下午来学校,下周五下午才回家,我就成了孩子们的“钟妈妈”。

  我主动跟孩子们问好,冬天提醒家长给孩子加衣送衣,雨天请家长送伞,孩子不舒服我会主动和家长联系,每周我跟家长通报孩子们的表现,用自己的手机为留守儿童开通亲情电话。教学中,我运用口令、小游戏组织教学,试着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吸引孩子们的兴趣,将美术与语文学科融合,换个方式学音序表。在班级管理中采用积分卡制度,还分小组评比,一帮一结对子,期末我还尝试着用打油诗给孩子们写评语……

  渐渐地,我的孩子们变了,以往考试交白卷的可以得36分了,胆小内向的愿意举手发言了。还有学生会写诗了:“风是个坏哥哥,他总是生气,把小孩吓哭了。露珠是一颗颗珠子,它在花草上,我想摘一颗送给妈妈。”就在记者采访的这天,我们班在学校合唱比赛中,拿了低年级组的第一名。家长们也开始夸我“认真负责”,工作才一个多月就上公开课了。我自己通过网上报名、选拔,幸运地成为“为中国而教”未来教育家项目的成员,2018年暑假来到了北京,接受了一个月的岗前培训。我所撰写的论文、教学案例分别在省地市获奖,其中省级4篇,市级2篇,县级7篇。我还有记录自己乡村教学生活的微信公众号,最多一篇文章的阅读数近两万。我尝试着创作的《连杰的婚事》微小说还在湖南纪检监察网上发表,相关部门想借调我去工作,但被我婉言谢绝。

  总结一年多的教学生活,虽然小树上没有硕果累累,但也在长高长大。教育是个慢过程,我愿和我的孩子们教学相长,静候花开。

  故事二:选择了坎坷,便要以最美的姿态盛开

  龙卉茹,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六年制公费定向师范生,2018年毕业,现任教于湖南省醴陵市均郴镇周坊村妙山学校。

  内心滚烫的第一天

  正式上岗第一天,叫醒我的不是梦想,是责任。6点,我起床,洗漱后便开始收拾办公室,过了一会儿,唐思老师也起来帮忙了。我们整理完毕后吃早餐。饭后不久,宋飞玉老师、殷姿老师以及食堂方冬连阿姨都加入到了搞卫生的行列中。这4个人就是我这个校长手下的全部干将,我和唐思今年刚入职,都是公费定向师范生,宋、殷是代课老师。

  虽然妙山学校是我们这儿最偏僻的村小,但教学条件还是不错的,崭新的课桌椅,还有班班通。美中不足的是我们的宿舍,厕所在廊尽头,浴室在楼下。

  我们干得满头大汗。住在学校附近的五年级学生罗志强也前来帮忙,倒垃圾、扫地、擦黑板……中心校的龙细铁校长和易建新校长也来鼎力相助,还带来了米、油、盐、菜等大量生活物资。

  下午3点我们搞完了所有卫生,对校园的安全隐患进行了排查。之后我们便去镇上买盛放学生饮用水的茶桶以及维修打印机。此行并不顺利,天公也不作美。维修打印机的师傅不在,得明天才能修。冒着倾盆大雨跑遍镇上所有的五金店,也没有找到带水龙头的不锈钢茶桶。车轮溅起的不是水花,而是瀑布,车厢门里面是湿的,靠近车门的坐垫是湿的,我的头发湿了、鞋子湿了……但内心仍然是滚烫的。

  作为刚刚毕业的六年制公费师范生,怀着满腔热情和一颗饱含教育情怀的心,我主动申请来到了现在任教的山区小学。我虽然选择的是条坎坷不平的山路,也要以最美的姿态盛开在这里,哪怕风雨潇潇。

  孩子,我们慢一点

  学校在曲曲弯弯的大山里,离县城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只有一幢三层楼,包括学前班才四个年级。我一个人既是校长又是教导主任,还是班主任,并包班五年级每周34节课,语数外音体美,思品、科学、书法、校本阅读、研究性学习等,所有的课都是我一个人上。这还不算,还有上级要求的所有材料、检查,还有到镇上开会等等。我不知道自己能受得了不。9月2日第一次开家长会,我第一次以校长的身份亮相,我尽量用土话,看得出,家长们还是比较认可我的。

  我班上没有特别拔尖的学生,但基础特别差的倒不少。我从不给孩子们评“良”,因为在我的眼中,他们都很棒,若是他们做得不好,我一般会写上鼓励、引导他们的话语,激励他们下次得“优”。

  我认为教育应当是这样:必须要有耐心、有恒心、有包容之心,在学生尤其是学习吃力的学生面前,你要用你的教法和神态告诉他们“孩子,我们慢慢来,一定可以做到,我们一起加油”,而不能开着小汽车踩紧油门在前面跑,让学生在后面追得满头大汗还毫无追上的可能;也不能把学生当牛羊,你在后面拿着鞭子逼他们拼命往前,急着鞭打那些掉队的。

  艰难的一天

  昨日下午来学校后发现水管被冻住了,没有水。我们去方阿姨家提水,煮开水泡方便面,解决了晚餐的问题后,我清扫了走廊的积雪。

  今早起床后发现居然停电了。停水,再加上停电,我的天!好可怕!据说是高压出现了问题,短时间内不会来电,一天该怎么度过?

  经过寒冷的一夜,栏杆上的水珠都已结冰,走廊靠外之处仍比较滑。脸都没洗的我,清早就守在楼梯间叮嘱每一个到校的孩子进教室后就别出来,避免受寒,以免摔跤。

  低年级的孩子家长要求把孩子接回家,于是我们目送一个个孩子和家长平安离校。与未到学校的孩子的家长取得联系,落实孩子的去向,确保孩子们在家。

  本来人就少的班级缺了几个人,更是冷清得不像话,我上课时颇有一种和这几个孩子相依为命、共存亡的感觉。天气是多么寒冷啊,鞋子中自己的脚趾仿佛是一块块冰,我手指抓紧粉笔头,尽量让字写得更好看一些。看着孩子们双手、耳朵被冻得通红,一口口呵出热气,却仍认真听讲,配合我把课上完,心中满是感动。他们并不羡慕那些回家了的小伙伴,只觉得在校学习是幸福的!我想,他们也明白临近期末,时间宝贵吧。

  没有电的时光着实难熬,这么冷,幸亏钟海诚的爸爸送来炭火,但也许是我感冒了,围着这火炉,我头疼得厉害,只能离开这温暖的火源。

  今天真是我任教以来过得最艰难的一天,希望我不会再这么感叹。明天,后天,大后天,我们仍会坚守在这里,确保孩子们不出安全事故。(本报记者 李伦娥)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刘潇翰)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务

京ICP备10028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25号 网站标识码:bm05000001